讀書: 新田次郎的『武田信玄』

我對歷史的興趣,一向都是來自電腦遊戲。

原本對日本戰國歷史並沒有什麼興致。但自從玩了光榮「無雙蛇魔」系列後,對這群個性鮮明的戰國武將們,漸漸的產生了好奇心。 所以這本新田次郎的「武田信玄」就成了我接觸這段歷史的第一本書。

武田信玄

陌生的日本

第一本讀接觸日本歷史,閱讀過程中我一直發出驚訝的嘖嘖聲:原來當時的日本社會是這樣子運作的,原來戰爭是這樣子打的呀,跟古中國非常不同,一切都非常新奇。

日本戰國大約在十六世紀,對應到中國是明朝中葉。

我有點驚訝,日本一直到戰國以前,都還沒演化出中央集權的國家組織。所以在當時的時空背景,與其說日本是個國家,不如說是一群地主恰好住在同一塊土地上。

各據一方的領主們名義上尊崇天皇和幕府將軍,但他們才是真正掌控實權的人。領主可以在自己的領地裡收稅,徵調徭役,制定法律;同時供養武士集團,手握地方的軍事力量。這些武士們效忠供養他們的領主,而非遙遠的天皇和將軍。領主爵位由家族代代世襲,像極了中國周朝的封建制度。

武田信玄就是當時甲斐國的領主。我讀了小說後才知道,武田信玄本名叫武田晴信。我們耳熟能詳的「信玄」是他中年出家之後才拿到的法名。

武田晴信的崛起

晴信年輕的時候就很有野心,他察覺到當時日本的傳統社會秩序正在崩解,隨著幕府逐漸失去威信,動盪的戰國之世即將到來。他果斷聯合了幾位老臣,放逐自己的父親,取而代之成為武田家的家督。並用一生的時間,一步一腳印的經營武田家成為一方之霸。

從這本小說裡,我看見傳統上的日本地方領主,是怎樣履行職責的。

首先呢,他必須保護自己的人民不受鄰國的侵害。當時甲斐國常常受到鄰國諏訪的侵襲。戰國是不講規則的時代,你不打別人,別人也會跑來打你。晴信看出了這一點,所以與其消極的防禦,不如主動出擊壯大自己。他首先吞併了鄰近的諏訪國。接著花了十年時間平定信濃,成為甲斐信濃地區最強大的勢力。

再來,晴信也需要治理內政。制定甲州法律讓人民發生紛爭時有法可循。修建「信玄堤」整治甲府盆地河川氾濫的問題,促進農業。同時開採黑川金山,積極發展採金技術,以甲州黃金作為軍事行動的資金來源。

對待家臣,晴信要扮演仲裁者的角色。晴信手下的家臣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領土和軍隊。比如武田軍中的猛將小山田信有,其率領的「小山田眾」戰力高強,多次擔任武田軍的先鋒,卻不接受晴信的直接指揮,很奇怪是吧?因為小山田的軍隊只聽自己家主公的話,這是戰國時期軍隊組織的常態。

家臣的忠誠程度不一,有許多因素影響他們效忠程度。比如有些人只是想依附武田家的強大勢力來保障自己的領土和家園,順便藉由戰功撈一點獎賞。一些夾在兩強之間的小土豪們,對於局勢異常敏感,一旦情勢稍微不利,就會立刻倒戈或叛亂。所以晴信必須一直打勝仗,並依據戰功給予公正的獎賞,才能夠穩固內部的團結。

武田信玄

信玄的成與敗

讀完小說之後,我覺得武田信玄在領主這個職位上可以是善盡職守。對外戰爭常勝,對內賞罰分明。為什麼武田信玄沒有成為統一日本的那個人呢?

因為上天給武田信玄開了兩個玩笑。第一個玩笑是信玄一生的宿敵:上杉謙信。令一個則是肺癆。

一生的宿敵

「越後之龍」上杉謙信是越後地區的領主。當時信玄當時已經打爆附近所有的小勢力。但在繼續擴張的路上,信玄偏偏碰上了上杉謙信。

上杉謙信是一名真正的戰爭天才,和其他小角色不同。我讀完武田信玄之後馬上找了「天與地:軍神上杉謙信」來讀,非常精彩,留待下一篇再講。

當信玄勢力擴張到北信濃之後,就驚動了當時位於北方的上杉謙信。兩支強權在川中島這個地方前後歷時十二年,打了四次「川中島合戰」,雙方機謀算盡,最終打出了一個五五波,不分勝敗。最慘烈的第四次川中島之戰,雖然越軍最終撤離戰場,但是甲軍方面武田信玄的弟弟武田信繁和多位大將戰死,損失慘重。

「既升瑜,何生亮」大概就是這樣了。如果當時武田軍打贏了川中島合戰,那麼武田信玄可能早已揮軍上京。同樣地,如果沒有武田信玄,那麼上杉謙信可能一生都找不到敵手。

分不出勝敗的雙雄相爭,就這樣拖住了兩個人的命運,也改變了日本戰國的結局。

體內的敵人

令一個阻止武田信玄的敵人是「肺癆」。

在讀完小說之後,我去查了肺結核的相關資料,果然就像小說裡的醫生說的:「肺癆是個會潛伏的疾病。深藏在體內,乘隙出擊。因過分疲勞而使身體轉弱時,肺癆就會發作。有時看來好像痊癒,其實不然。是直到肉體被摧毀之前,仍然一直糾纏不已的病。」

信玄年輕的時候感染了肺癆,病情一直好壞不定。當一個長年在外征戰的將軍,碰到了極需要靜養的疾病,就是三個字「沒辦法」。武田信玄一生中有好幾次,因為病情惡化必須要退入溫泉鄉靜養,並把國政暫時交給家臣打理。

信玄的一生就像是一場跟肺癆的賽跑,必須在有限的健康時間內盡全力往前跑。然而在揮軍進京的路程上,信玄最終還是沒能跑過肺癆,病逝在遠征途中,讓人不勝唏噓。

無情的現實主義者

綜觀武田信玄此人,我讀到後來其實覺得有些無趣。信玄的一生就是征服土地和征服女人,而且征服女人的段落還佔了不少篇幅。武田信玄內心有強烈的執念:揮軍進京,號令天下。所有跟目標無關的其他東西,都會被他無情的捨棄。他為了這個目標,不惜逼死了自己的妹妹和長子。他的長子武田義信在進攻今川家的策略上和信玄意見相左,最終被軟禁至死。或許這是為了在戰國中生存的無可奈何,但是確實讓人看見了信玄的冷酷無情的一面。

對手的觀點

這本小說之後我馬上接著讀「天與地:軍神上杉謙信」,從死對頭眼裡看見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武田信玄。我相信在這本書裡,作者或多或少有美化、或者神話了主人公武田信玄。比如在本書裡,織田信長是得到武田家間諜的幫助,才得以在桶狹間狙擊今川義元。

但畢竟是歷史小說嘛,作者盡力在能力範圍之內做足了調查功課,也適當的採納野史來增加娛樂性,描寫戰國的社會百態也相當細微,我對本書整體感覺還是相當不錯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