讀書心得 - 底牌

2011-03-27 |

More about 底牌

這整本書,攏系克莉絲蒂的陰謀啦~。

克莉絲蒂的拿手好戲就是在極為有限的場景跟人物裡,以縝密的邏輯創造出意想不到的發展,像東方快車謀殺案的場景只有一個車廂,尼羅河謀殺案的場景只在一艘輪船上。這次「底牌」更是把這拿手好戲發揮到淋漓盡致。

「底牌」謀殺案發生在一個小晚宴上,扣除被謀殺的晚宴主人,參加晚宴的八位來賓,正分坐兩張橋牌桌捉對廝殺。

這個克莉絲蒂精心設計出來的場面,就在八位來賓的身份,非常剛好,對半兩分,四位是偵探,另外四位則是嫌疑兇手,而且我覺得最該死的一點是,克嬸嬸非常公平(有點刻意)的給這四位嫌疑犯平等的地位,不但都有動機,下手的機會差不多,同時這四位嫌疑犯各有一段不可告人的往事,掌握在死者手中。

克嬸嬸在一開頭的作者的話就寫道:一般推理小說只要找出最不可能作案的人,十之八九謎底就揭曉了,他不希望讀者這樣嫌惡的草草讀完書,所以他故意讓四位嫌疑犯站在同一個起跑點上,這樣讀者的奸計就沒辦法得逞了。

除了起跑點相同之外,讀完後回頭一看,整個故事情節根本都已經刻意設計好。劇情圍繞著四位嫌疑犯的過去鋪陳,隨著事實真相一一浮現,我就像一尊克嬸嬸手上的魁儡,先懷疑第一個人,再懷疑第二個人,又懷疑第三個人,到最後懷疑目標繞了一圈,把四個人都懷疑了一遍。可是這麼刻意編排的劇情,一口氣讀下來卻是合情合理,生動流暢呀。

書裡有個有趣的角色我一定要講講,就是四位偵探之一的推理小說家 – 奧利薇夫人。每當奧利薇夫人對自己的工作,也就是寫推理小說抱怨發牢騷時,我都忍不住想克莉絲蒂是否在影射她自己,像奧利薇夫人說的:「我筆下的偵探是個芬蘭人,但我其實對芬蘭一無所知,經常有些芬蘭讀者來信,說他的很多言行舉止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…」, 也許克嬸嬸也收到很多比利時人的來信呢。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